美国法律专业网站
 

错爱的代价——近年来在美遭丈夫/男友杀害的华裔女子

最新法律案例及资讯 » 2014年1月31日

法佑网 Staff Legal Reporter 报道

 常言“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可见选好配偶对于女人的重要性,如果挑错了男人,往往会抱憾终生,甚至有性命之忧。法佑网曾报道过多起被丈夫/男友谋杀的华裔女性案子,这些女子往往本来有平静幸福的生活,却因错爱他人而最终死于最亲的人之手,令人叹息。

 值此新年之际,法佑编辑特此为您盘点近年来那些遭丈夫/男友谋杀的不幸华裔女子,以提醒在美华裔女性谨慎选择对象,同时也希望唤起广大读者对于家庭暴力及女性权利的重视。

案例一:为绿卡忍受家暴致死 华妇梦断美国 丈夫被判终身监禁

 美国艾尔蒙地市华裔妇女王春梅(音,Chunmei Wang)和拥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华裔张家林(音,Jialin Zhang)结婚,希望得到身份后,把在山东的子女接过来,没想到不但婚姻之路血泪斑斑,还被丈夫活活打死,死后五个月遗体仍躺在殡仪馆无法安葬。她曾为了绿卡,忍受思念和自己小孩分离十年,未料十年前的一别竟成为永别。

 据家人透露,死者王春梅为早日将子女接到美国,对丈夫张家林的家庭暴力忍气吞声,常常被打得全身是伤,就连她妹妹也躲不过姐夫的毒手,到头来,王春梅赔上性命,客死异乡,美国梦断,由彩色变黑白。王曾经幸福洋溢的婚纱照,不几年便成为家庭暴力受虐档案照。档案中连穿红色套头衫的圣诞节当日照片上,嘴角、眼角还全都是伤。

 王春梅的妹妹来美探亲后说,"从姐姐那里回来后,我就害怕老张,我天天给她打电话,我问她有没有被打?他有没有打你?我就是充满这种恐惧情绪,因为他打人非常凶,不是一般的凶哪。"

 王春梅笃信基督教,经常带伤上教会,也告诉身边友人,只要忍忍,拿到绿卡后把孩子接过来,一切都会好转。她甚至在厨房里贴上一张"无论遇什么总是要祷告"的海报,只是最初的美国梦,终究没能在祷告中实现。

 2007年5月4日晚,张家林趁妻子熟睡时用铁锤将其砸死,数天后尸体才被前来检查福利的警员发现,头上缠有一块沾有血迹的毛巾,躯体已经冰凉。据张家林事后承认,他用锤子在妻子睡觉时杀死了她,但坚称自己“无罪”,他说妻子是“祸害”,必须除掉,为此他计划了很久才实施。警方在现场发现了一把带有血迹的铁锤,经DNA分析与死者的血迹一致,应属凶器。

 张家林在狱中承认,他用铁锤向妻子的头上猛敲了“三至四下”。后经法医鉴定,死者王春梅在睡梦中身中数锤后尚未立即断气,但张家林用毛巾缠住她的头部,终使其由于窒息而死。

 鉴于张某的作案手段过于凶残,陪审团判处其25年至终身监禁,并因使用致命武器加重情节增判一年,总共26年至终身监禁。张家林随后以歧视等理由提起上诉,但上诉法庭认定原判决并无争议之处,遂驳回上诉。

 其实,王式家暴悲剧本可避免,只因她不了解美国法律,忽视自身权益,最终赔上一条命,令人叹息。

 王春梅曾经天真地告诉身边亲友,只要孩子可以来美国,她不怕打,身体上的痛忍忍就过了。她以为,只要她报案就会失去刚获得的绿卡,和子女一起在美国好好生活的梦想,更将遥遥无期。

 实际上,美国移民法规定,和持绿卡移民结婚的家暴受害者,可以依《反对妇女暴力法》,独立申请身份。如果受害人还没拿到临时绿卡,只要提出受虐的具体证据,就可在不离婚的前提下单独申请绿卡。如果是已拿到临时绿卡,正在等待正式绿卡的受虐者,就算办妥离婚手续,依旧可以单身身份申请绿卡。

 以王案为例,如果王春梅第一时间报警,有警方纪录或是医院的验伤单就很有说服力,移民局有充分理由帮助受虐人顺利完成绿卡申请。受到家庭暴力者,一定要走出角落,勇敢呼救!

案例二:华男家暴杀死怀孕妻子 被控谋杀不得保释

 据加州洛杉矶警方2012年2月通报,蒙特利公园市一名华裔男子因涉嫌在家庭争执中使用暴力,致其怀孕三个月的妻子死亡而被捕;该男子被控谋杀及杀害胎儿罪,不得保释。

 警方提到,嫌犯刘洪欣(音,Hongxin Liu)生于1970年5月4日,他怀孕已三个月的妻子鲍晨燕(音,Chenyan Bao)在2012年2月5日死于家中,警方认为其死前曾与丈夫发生过争吵。这对夫妇之前所生的女儿当时已两岁,被托付给儿童福利中心照看。

 刘洪欣被捕后起初关押在蒙特利公园一所监狱内,保释金定为1万美元,但旋即被控一项谋杀罪及一项谋杀胎儿罪,属杀害多人的加重情形,在法院过堂后被勒令不得保释。本案的具体案情仍在调查之中,按照罪名,检方可能会建议法庭对被告判处死刑。

案例三:加州女会计师拒分手命丧男友轮下 谋杀还是意外?

 2012年6月4日,南加州奇诺岗(Chino Hills)一对年长男女情侣当晚在女方家中发生激烈争执,男方坚持要分手但女友不同意;当天夜里女方被男友的车撞倒,重伤不治,事发地点就在她的家门外。尽管当局指控男方杀人,但律师强调有证据显示这是一起意外事故,最终检方放弃了起诉。

 肇事男方王泽刚(音,Zegang Wang)来自中国大陆,现年45岁,是一名巴士司机,家住西柯汶纳(West Covina);死者为香港移民,姓陈(Betty Lai Wah Chan),52岁,职业是会计。二人均持有绿卡,且有各自的家庭和子女,两年前开始恋爱同居,后男方提出分手,但女方一直反对。

 警方提到,调查显示王泽刚在事发当晚来到陈女位于奇诺岗Los Serano大道4400号的家中,打算搬出自己的物品,被陈女阻拦;据邻居证实,当晚二人发生了激烈争吵。后王泽刚驾车欲离开,陈女拼死阻拦,最后不知何种原因倒在车轮下,邻居目击了这一惨案并报警,警方接到报案后将其送往医院救治,但因重伤回天乏术。

 王泽刚后来被警方逮捕,面临谋杀指控,而其辩护律师认为检方应撤诉,因王泽刚并无伤害对方的企图,且事发时王驾驶一辆14座中型巴士,而周围街道十分阴暗,陈女被车后轮轧倒,出事地点是在道路中间,据此推断此事件应纯属意外;律师表示这无疑是一起悲剧,但将意外事件变成一起刑事案件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

 2012年11月,圣伯纳迪诺县检方最终宣布放弃起诉王泽刚,理由是在“充分审查本案的所有事实后”,仍发现肇事者涉嫌谋杀的证据不足,本案可能纯属一起意外事件,遂决定不再起诉王某;后者在被捕两天后已经获释。

案例四:加大校园情侣竟以喋血收场 男子刺死华裔女友面临终身监禁

 2012年9月,25岁的加州橙县男子Derek Pinski因涉嫌杀人在亚利桑那州被捕,而死者是他的华裔女友Alexandra Joyce Tang,时年24岁,二人均在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读书,究竟该男子为何骤起杀心,在家中将女友用刀刺死,目前仍不得而知。

 据警方提到, Pinski涉嫌在位于拉古纳岗Caminito Tasquillo第22000街区的一处住宅内杀死Alexandra Tang,死者身上有刀扎伤痕。

 橙县警局此前在9月1日上午11点接到报案后,赶往位于Caminito Tasquillo的事发现场,看见屋主正在为Tang做心脏复苏术,但回天乏术,后者被宣告当场死亡。警方经调查后,认为死者的男友具重大嫌疑;九小时后,他在350英里外的亚利桑那州梅萨市被当地警方逮捕。

 Pinski随后被指控一项谋杀重罪附带使用致命武器加重情节,如被定罪,他可能会被判26年以上至终身监禁。他将被押回加州受审,检方准备提议将保释金定为100万美元。

 据检方后来公布,Pinski案发时与母亲及一名租客同住,被害人周末到其家中做客,但Pinski不知出于何种动机,竟拔刀将女友刺死,后驾车潜逃至位于亚利桑那的父亲家。他的母亲发现Tang倒在血泊中后报警,但警察赶到时被害人已死亡。

  据死者的亲友提到,她毕业于加大圣塔芭芭拉分校,持心理学学士学位,与被告Pinski在同校读书时认识,案发前住在圣塔芭芭拉。被告的LinkedIn主页上也显示他与受害人是同系毕业。

案例五:华人工程师冷血解决三角恋:同时带两女友出行枪杀一个迎娶一个

 1999年11月,华裔男子Raymond Wong驾车携带两名女子Alice Sin和Jessica Tang驶入内华达沙漠,回来时只剩下他和Tang两人,不久后二人结婚,而Alice Sin的尸体则在两月后被警方发现,死前曾遭枪击四次;嫌犯Wong逍遥法外多年后最终于2011年在旧金山机场落网,而他的前妻Tang接受警方讯问后更供出惊人内情。

 死者Alice Sin当年21岁,还在加州东湾读书,事发前她和男友Raymond Wong在皮诺尔市(Pinole)已同居多时,有一个孩子,据称事发时尚有四个月身孕;而当年25岁的Tang在事发前与Wong亦育有一女,Wong 本人是一名电脑工程师。据检方称,Wong脚踏两船,他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带两名女子一同出去,杀掉一个,再与另一个结婚。

 事发当月22日,Wong向警局报案,称他孩子的母亲失踪;三天后,有警员注意到Tang搬进了他的家中,并与Wong一起开始清理Sin留下的东西。

 Sin的尸体在两月后被发现,因腐烂和动物啃咬已面目全非,一些媒体收到了落款为“雅利安人骑士”的邮件,自称是一个白人至上组织,因Sin是亚裔而杀害了她。警方随后收集到一些蛛丝马迹,暗示这些邮件可能是Wong所发,但最终未能收集到更多他杀人的证据,而只能以“持有儿童色情照片”罪名将其逮捕入狱。

 Wong在服刑27个月出狱之后更名换姓回到皮诺尔,2009年再次遭逮捕,交保后逃窜至北京,据称他在那里经营一家电脑公司,且生活颇为优渥。据皮诺尔市警长Matthew Messier提到,王非常精明狡诈,他总能找到可以利用的人;他在北京担任一家电脑公司的总裁,住在一栋至少价值百万美元的豪宅里;每次警方差遣人联络他,他的旁边都少不了年轻女子陪伴。

 Messier警长还指出,王是一个极为傲慢的人,很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缺点,使他误认为风头已过,自己可以安然回到加州,继续逍遥法外。2011年12月,Wong持假护照回到加州;他于12月19日从旧金山国际机场入境时遭海关人员拦下,理由是他未办理性犯罪备案登记,这也是他在2009年被逮捕的理由。

 Wong在机场被警方拘留之后,经交保出狱;警方火速搜集了杀人案的证据,并通知Wong到警局办理性犯罪备案,Wong在12月24日到达警局,立即被逮捕。法庭裁定他因犯杀人罪而不得保释。检方还指控Wong试图利用死者人寿保险获利而构成加重情节,不过因该份保单当时仍在审核之中,因此他并未真正获利,这份指控最终被法庭驳回。

 Wong的妻子Tang已于2003年与他离婚,在此之前她一直宣称案发当时他不在场,但后来由于惧怕被捕,而向律师提供了更多惊人内情。

  据一份日期为2011年12月23日的笔录显示,一名侦探措辞严厉地质问Tang究竟是谁开枪打死了Sin,并提示她只有如实交待,才能减轻责任。Tang最终交待是Wong先开枪,当Sin中枪倒在血泊中后,Wong将手枪递给她,强迫她开了最后一枪。

 “他当时告诉我,‘她已经死了,没事了,你最好再开一枪。’我当时非常害怕,闭上了眼睛,枪响了,我在哭。”Tang的口供如是说。

 Tang的律师曾向她保证她不会因作证被指控,但Wong的律师表示,上述证词的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让陪审团认为Tang才是凶手。Tang的律师则表示,他只是想让Tang在法庭上说出真相。

 Wong的儿子现已14岁,随外祖父Wah Sin住在奥克兰市。在接到Messier警长关于Wong已被逮捕的通知后,Wah Sin老人提到他们已经等待了十二年,希望法庭伸张正义,早日做出判决。

案例六:圣盖博华女被害案迟迟未破 侦探称死者男友具重大嫌疑

 加州圣盖博一名华裔女子施东蕾(音,Donglei "Kyral" Shi)于2010年4月遇害,但凶案迟迟未能告破,已成为一桩悬案。两年过后,其家人不得已聘请一名私家侦探,以调查这桩无头案子;这名侦探根据证人描述制成一幅男子画像,称画中男子即使并非杀手,亦与被害人之死存在很大牵连,侦探还表示死者的两名前男友具有重大嫌疑。

 31岁的被害人施东蕾在2010年4月8日被人掐死,尸体在Story Park附近被路人发现;但警方调查两年多以后仍无结果,而死者家属聘请的是曾任FBI探员的私人侦探Dale Kelley,他称自己有信心找出凶手。

 Kelley称,警方的最大失误之一是从未询问发现尸首的那名证人,而该证人的证词可能会起到关键作用;他后来专程寻访了这名证人,后者向他表示两年以来一直在等待与调查方谈论此事;该证人称他当晚看见过一名男子驾驶着一辆疑似为死者生前所有的车路过,该男子膝上搭着一名女子;Kelley称该描述中的男子很可能便是凶手,或对被害人之死有更多了解。他依照证人的描述绘制了一幅该男子的画像。

 不过洛县警方表示他们仍在调查此案,最大的难点是苦于没有现场目击证人。

 私家侦探Kelley提到,死者生前的男友和前男友都具有杀人嫌疑,因为死者的两份人寿保险单上将这二人列为受益人,而且其中一份保单的受益人在死者出事前一个月,才被修改成其前男友。

 Kelley说,如果他是警察,则这两人都应当被抓起来,他不明白警方为何至今仍不逮捕二人;他还提到所有搜集的证据都将交给死者家人的律师,以用于死亡索赔的民事官司,但他也打算同时将这些证据提交检方。

 法佑律师:在美华裔女性应学会抗拒家暴

 上述女性遇害案无疑令人触目惊心,也值得读者反思:一方面,华人女性在选择伴侣方面应多方考量,重视男方的性格品行,勿因一时选错而后悔终身;另一方面,家暴案件时有发生,防不胜防,华裔女性万一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则不应忍气吞声,固守“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观念,而应勇敢站出来呼吁正义;同时还需认识到美国法律对家庭暴力的处罚十分严重,决定报案前最好了解相关后果,在这种情况下,咨询一名可靠律师的意见实为上策。

 

新闻高级会员服务:获得该案独家法庭原件,原被告资料,证词证据,警察检方细节报告,更多内容,请联系我们。美国电话:+1 888-8298340     中国电话:+86-10-62962550
 
您有类似情况?
免费咨询律师
相关法律文件
 

标签: 家暴 谋杀 女性

独家后续追踪报道,请访问 法佑网 http://faayou.com
http://81law.com 法佑网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自美国法律专业网站:法佑网 www.81law.com "。

热点评论

发表评论